当前位置:口腔人才网历史铁血宰相俾斯麦,治国和理财都是一把好手!
铁血宰相俾斯麦,治国和理财都是一把好手!
2022-11-23

俾斯麦是德意志帝国的首任宰相,也就是大家所称的铁血宰相俾斯麦,“铁”指锋利的武器,“血”指的是残忍的战争,他是德国的“建筑师和领航员”,是欧洲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外交家,他卓越的贡献是结束了黎塞留所打造的德意志分裂情况。

俗话说时势造英雄,19世纪的欧洲就如同一个大熔炉,铸炼出了许多风云人物,拿破仑和俾斯麦无疑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他们还正好有如接力一般地出现——俾斯麦出生于拿破仑重返法国建立“百日王朝”期间,当拿破仑死在遥远的大西洋小岛上之时,日后改变欧洲版图的强人俾斯麦正在茁壮成长。

1815年4月1日,奥托·爱德华·利奥波德·冯·俾斯麦出生在普鲁士的兴奥森小镇上,他的出世并没有伴随着什么“异象”,只有他43岁的父亲斐迪南·冯·俾斯麦高兴地鸣枪庆贺,还在报纸上刊登了广告——这正是“容克”的作风。

如果今天要给俾斯麦划分“阶级成分”的话,那么他的“家庭出身”就将是“容克”(Junker),“容克”指以普鲁士为代表的德意志东部地区的贵族地主,原指无骑士称号的贵族子弟,后来泛指普鲁士贵族和大地主,名字中的“冯”(von)是其标志。他们拥有庄园,但并不养尊处优,也要亲自干活。容克们大多粗野专横,缺乏教养,同时也具有勇敢、守纪和服从的优点。

俾斯麦的家庭略有不同,他的祖父是卢梭的学生,热衷读书,希望后代成为彬彬有礼的贵族,因此俾斯麦的父亲对仕途不感冒,虽然有过战功,但只希望安静地当个乡绅,国王还因此撤过老俾斯麦的军职,褫夺了他的盔甲。不过容克的痕迹也有,俾斯麦就继承了父亲急躁的性格。

俾斯麦的母亲廉明妮·露易丝·门肯(WilhelmineLuiseMencken)出身于一个书香门第的文官家庭,其父路德维希?门肯当过宫廷文官,家风比较文明。不过他的母亲热衷社交,对孩子关注较少,所以俾斯麦从小更加亲近父亲,不过俾斯麦同样继承了母亲遇事理智,讲理不讲情的特点。

俾斯麦六岁起就被送到柏林柏拉曼学校寄宿,经常在早上“被一把细长的刀子戳醒”,吃着勉强充饥的陈面包,冬天被冻得瑟瑟发抖,还因为自己的容克身份而受到平民同学的排挤。晚年的俾斯麦常为这段时光愤愤不平,不过,他在学校也学会了游泳和击剑,锻炼出了好身板。

远离家人,环境艰苦,再加上青春期的叛逆,青少年时代的俾斯麦衣着不整,经常酗酒,时常佩剑牵狗在外招摇,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在后来进入哥廷根大学的三个学期里,他曾二十多次与人斗殴,脸上的伤疤缝了14针,成绩也不好,唯一的优势是语言——学会了英、法、俄、波、意五门外语。俾斯麦一副“问题少年”的模样让母亲非常失望,直到去世也不能释怀。

20岁毕业后,为了避免当兵,俾斯麦一番突击后通过了资格考试,当上了律师。后来又通过了公务员考试,成为了一名见习官,被派往亚琛任职。但此时俾斯麦仍不靠谱——他为了能搞到钱来谈情说爱,居然跑到赌场去碰运气,结果输多赢少,不仅爱情告吹,还欠了一屁股债,工作也丢掉了,不得不回到家乡“务农”,并且短暂从军。

在服完兵役后,“败家子”俾斯麦接了父亲的班,当了一个“乡村容克”,全力经营自家庄园,在“业余时间”也读一些历史地理方面的书籍,培养出了务实的作风。虽然经过九年的经营,庄园的收入不断攀升,但俾斯麦恶习依旧,仍会去豪赌豪输,还曾枪击邻居房屋。由于名声不佳,俾斯麦向心仪的女人求婚被拒,一气之下决定外出游历。

这次前往英国的游历让俾斯麦大开眼界,使俾斯麦强烈感受到了容克们的粗鄙无知,他一改过去的放荡不羁,开始认真地“思考人生”。到了1847年,俾斯麦从防备易北河冬季凌汛的“河堤监督官”干起,累积声名后当选议员,终于踏足政界。同年,32岁的俾斯麦因为名声渐好,终于娶到了一位名叫乔安娜·冯·普特卡默的姑娘。

俾斯麦刚入政界就撞上了1848年的欧洲革命。这场混杂了民族问题、阶级矛盾和政治思潮的运动肇始于意大利,在九个月内几乎波及了包括普鲁士在内的整个欧洲,国王威廉四世被迫召开立宪会议,承诺给予民众言论自由。身为容克的俾斯麦自然站到国王一边,甚至还在家乡拉起一支队伍准备“进京勤王”,后来被亲王劝阻没有成行,但他的忠心得到了王家的认可,在1849年2月成为下议院议员。

从1851年开始,俾斯麦先后出任普鲁士驻德意志邦联大使、驻俄大使和驻法大使。俾斯麦精通多种语言,搞外交得心应手,这段经历也使他能遍查各国虚实,形成了务实的外交策略。

在此期间,国王威廉四世精神失常,而新一届普鲁士议会中占多数的自由派否决了即位的威廉一世的军事预算。国王想起了俾斯麦,任命他为首相和外交大臣,俾斯麦于1862年9月22日就职,上任后在下议院发表了著名的“铁血演讲”,显示出了他的保守派立场和强硬风格——

“普鲁士在德意志的地位,不取决于它的自由主义,而是取决于它的力量……重大问题不是通过演说和投票能解决的,而是要用铁和血!”

俾斯麦的立场显然得不到议会支持,要想解决实施“铁血政策”的财政问题只能绕过议会,为此就得与当时的“金融大鳄”罗斯柴尔德家族打交道,通过银行来筹款。罗斯柴尔德家族生意遍及各国,因此普鲁士不能与之走得太近,于是俾斯麦聘请了一位名叫布莱希罗德的犹太裔顾问来操作相关事宜,这位精明的顾问不仅通过多种手段筹集到了足够的资金,也替俾斯麦本人理财,无论是俾斯麦还是普鲁士,都从他的筹划中获益颇多。

但同时俾斯麦在统一德意志的问题上也只有华山一条路,只能成不能败,否则无法向任何人交代——国王曾对俾斯麦说:“我很清楚结局,他们会在广场砍下你的头,然后再砍下我的头。”俾斯麦回应道:“既然迟早要死,为何死得不体面一些?……死在绞架或战场上没有区别……必须抗争到底!”

俾斯麦的强硬并非莽夫之勇,而是洞察时局后的决策。此时英法俄等大国刚刚经历了克里米亚战争,都有所削弱,法国又敌视奥地利,普鲁士实施“小德意志”方案(即排除奥地利)的阻力大大降低,正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

从1864年到1870年,俾斯麦充分挥外交艺术和领导才能,先后用武力解决了丹麦、奥地利和法国,每一次都成功孤立了敌人,三国均是单打独斗,而普鲁士军队在毛奇等人的统领下,无论是单兵能力、指挥(总参谋部)、后勤通讯(铁路、电报)还是武器装备(后装枪)都领先于对手,连战连捷。俾斯麦本人付出了一点代价,他在1866年5月7日遭遇刺杀,好在伤势不重,肋部中枪的俾斯麦还亲手抓住了刺客——普鲁士容克的勇猛果然名不虚传。

在普法战争前,俾斯麦在电文中故意对法国使用侮辱性的言辞,拿破仑三世受到刺激轻率开战,普鲁士后发制人,歼灭法军75万6千余人,拿破仑三世投降。威廉一世在法国凡尔赛宫的镜厅中登基,宣布德意志帝国成立,还从法国割走了阿尔萨斯和洛林,获得了50亿法郎的赔款——这是俾斯麦一生中的光辉顶点。

在取得了一系列胜利之后,反对派无话可说,有的反而成了支持者。此时的俾斯麦深知野心不能超过实力,他迅速收敛,宣称“德国已经吃饱”,转而寻求均势,缔结联盟,孤立法国,力图给新生的德意志帝国提供一个稳定的环境。对内,俾斯麦一方面制定《社会党人法》,打压自由派,另一方面又建立了世界上最早的养老金、医疗以及社会保险制度,今天世界各国的福利制度,都能在俾斯麦时期制定的《健康保险法》、《工伤事故保险法》和《养老法》中找到原形。

1888年3月9日,威廉一世逝世,继位的腓特烈三世又在99天后病故,29岁的威廉二世继位。威廉一世和俾斯麦长期合作,配合默契,国政均以“先首相,后国王”的顺序处理,但威廉二世年轻气盛,不理解俾斯麦的谨慎,也不乐见首相的声望超过自己。七十多岁的俾斯麦只得主动引退,于1890年3月18日辞职,这一消息成了当时世界上的头号新闻。

引退后的俾斯麦被封为劳恩堡公爵,居住在汉堡附近的庄园。1896年6月,有着“东方俾斯麦”之称的李鸿章来访,见到了真正的俾斯麦,两位风烛残年的下野老臣惺惺相惜,相谈许久,当他们“同框”出现时,不免让人喟叹一个时代已经过去了。1898年7月30日,“铁血宰相”俾斯麦离世,享年83岁,而他的继任者不会“同时玩转七个水晶球”,德国也走上了无节制的扩张道路,在两次大战中单挑全世界,败得很惨。直到冷战结束后,再次统一的德国才算是走上了正路——偏离俾斯麦外交轨道的后果很可怕。

虽然崇拜俾斯麦者众多,但要在今天建立起同样功业已经不大可能了。不过,俾斯麦可供效仿之处并不只有“铁血”,他理财的眼光和理念也非常高明。俾斯麦官居首相,忙于国务,很多时候要靠前面提到的顾问布莱希罗德来替他理财,主要是投资股票,这位犹太人的政经嗅觉灵敏,善于捕捉机会,为俾斯麦在股市上赚到了很多利润。

当然俾斯麦并非完全不操心,他有着更为长远的目光。他相信投资证券能赚到快钱,但真正的财富还是土地,所以他将股市利润用于购买土地和森林——在研究了经济形势后,他认为,人口增长会导致地价每年增长2%,木价每年上涨2.75%,还能抵抗通货膨胀,风险很低。俾斯麦这种克制和理智的思路使躲过了后来的许多经济泡沫。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他的理财风格与政治路线其实是很相似的,“铁血”统一德意志——投资股市赚一笔(冒险);统一之后求稳定——股市赚钱买土地(稳健)。无论是治国还是理财,俾斯麦的理念就是处理好风险与长期收益之间的关系,谨慎决策(投资),总体上是偏于稳健的。